人类世界的几个最根源性问题

综艺节目 浏览(805)

人类世界中几个最基本的问题

今天的创新技术概念

人是灵魂与肉体的矛盾组合。这是两者之间无休止的冲突。人们在这个问题上的强烈意识产生了所有的哲学问题。

人类世界的几个最根源性问题

文字/保证金来源

灵魂与肉体的关系

通过本体论问题,西方哲学最终切入了灵魂与身体的关系。这个问题是所有问题的根源。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人类是灵魂与肉体之间矛盾的结合。这是两者之间无休止的冲突。正是这个问题的强烈意识产生了所有哲学问题。感官欺骗的原因,经验不可靠的原因是因为感官高于人体。

我们哪个鼻子,眼睛,耳朵和舌头不是身体的一部分?而且,如果你身体死亡,你不能带我们进入一个永恒的天堂。相反,我们的理性,我们的思想,是灵魂的功能。它们是可靠的,因为灵魂本身是纯粹的。

要了解世界,我们必须依靠思考,而不是依靠感情。同样,如果人们想要进入天堂,他们必须放弃他们有罪的肉体并拯救他们的灵魂。肉体只能让我们永远保持在地面上,永远不会超级出生。正如基督教中的名言:“为了拯救灵魂,你必须放弃肉体。”

简而言之,西方人对本体论问题的讨论仍然存在于他们自身的有限性和永恒的欲望中。本体论是世界的根源。既然它承认本体论并感知本体论,它是否不超过有限性并达到无限和永恒?由于本体论和存在只有人类的思想和理性所掌握,理性和思想才是拯救吃掉禁果的人的唯一把握和平台。

正因为如此,西方产生了一个具有强大救援阴谋的科学传统。古希腊人,如此热衷于探索自然的奥秘,所以沉迷于逻辑和几何,或许可以理解。

世界的本源问题

对世界原始问题的讨论是哲学中的一个本体论问题。这是哲学的永恒主题。因为,从人们自我意识的那一天起,就有一种倾向,即找到一种能够一劳永逸地解释他们所面对的世界的事物。因此,本体论已成为哲学的主要问题。

在古代,生产力不发达,人们常常将世界的起源归因于某种自然物质。例如,古希腊的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认为水是世界的起源,并相信一切都是在水中生成并返回水中。 Anak Simeni认为齐是世界的起源,赫拉克利特认为火是世界的起源.

当然,这种观点早已被科学证明是错误的,但这种思想在西方社会中仍在继续,构成了西方哲学史的主要内容。自苏格拉底提出“认识自己”这一重要命题以来,西方对原始问题的讨论开始从外部世界转向灵魂,创造了西方哲学史上两千多年的概念性思辨传统。

例如,毕达哥拉斯提出“数字”是世界的起源。计算这个看不见和无形的东西,已经是灵魂的抽象。在柏拉图提出“思想”之后,对西方本体论问题的讨论达到了顶峰。怀特黑德说:“西方哲学的整个历史只不过是柏拉图主义的一个注脚。”

在近代,西方哲学的概念性思辨遇到了无法克服的问题,而是一种反“形而上学”和反本质主义的浪潮,其本质是废除哲学中“本体论”的概念。

思维与存在的关系问题

存在,思想和语言之间的关系本质上是最后一个哲学问题的变体。在西方哲学家看来,只有本体论才是真正的“存在”,而其他人则是“幽灵”和“不存在”。正因为如此,西方的“本体论”也被称为“存在论”。对于人们来说,只有思考能够把握真正的“存在”,而感觉只是一种混乱的错觉,因此才是“不存在”。存在是永恒的,对存在的思考的把握是真理,把握不存在的感觉就是观点。真理将把我们带入旅程,意见将使我们误入歧途。

例如,一个苹果放在我们面前。我们眼中看到的红色,鼻子的气味和口中的甜味都是不真实的。只有“Apple”的概念存在并且是真实的。因为“苹果”的概念不随时间和空间而变化,而实际上,“这个苹果”,我们可能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有不同的感受。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看到一个青苹果,我们将有一个酸苹果.

这样,在西方哲学的传统中,在感性和理性之间,在真理与观点之间,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这是传统的开端,强调精神,轻盈,肉体的灵魂和轻盈。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巴门尼德斯说:“思考和存在是一样的。” “这可能是一个能够被思考和存在的问题。”

逻各斯的三位一体问题

存在只能在思考中表现出来,只有思想能够把握存在。但将两者连接在一起的两个是语言。语言是什么语言?这是一种概念语言。因此,思想,存在和概念在西方哲学中成为三位一体。

因为所谓的思维本身就是一种抽象,抽象意味着“相同”的东西和“不同的”东西是绝对分离的,“同一”被分类为一个类别,而“不同”被分类为一。分为一类,然后在两者之间划分界限。例如,“Apple”可以与“Pear”区别开来的原因是因为那些被称为“Apple”的东西必须有一些共同点,而这些常见的东西必须是“Pear”所没有的东西。

因此,这个概念必然意味着定义内涵和外延。也就是说,它不是,它不合理,而且含糊不清。正因为如此,西方语言非常清晰。要讨论一个问题,我们必须首先理解这个概念,意义必须明确,表达主要是“XX是XX”。

这是“Logos”的原始含义。徽标是赫拉克利特首先使用的概念。这个词的原始含义是“话语”(语言),而赫拉克利特则用它来表示“说法的真相”(存在)。但就标识而言,它被理解为“理性”和“思考”。

经验与超验的关系问题

这个问题也是本体带来的问题。所谓的体验是我们的感官所能感受到的。所谓的超越是我们的感官无法感受到的东西,但只能依靠思维去掌握。哲学本体论问题实际上是一个超验问题。

这意味着这个问题超越了我们的经验,是我们的经验无法回答的问题。例如,泰勒斯周围的环境被水包围,他得出的结论是“世界的起源就是水”。这实际上是超验经验问题的答案。因为一个人不可能经历整个世界,只能依靠心中的理性。

前提和理由的关系问题

前提与理性的严格区分是西方哲学史上的一个重要课题。前提是事物存在的前提和载体,其原因是事物成为自己的内在原因。例如,人类是身体和灵魂的结合。如果肉体消失了,那人就会死去。

因此,身体是人类生存的前提和载体。但是,我们不能说肉体是人们成为人类的内在原因。是什么让人成为人类,以及它们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类的灵魂和精神。例如,在物理学中,不能创建永久运动。不能生产永动机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缺乏制造永动机的材料(前提),而是因为永动机没有理由存在,因为它违反了能量守恒定律。

同样,“方圆”不存在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没有绘制“方圆”的工具,而是因为“方圆”没有存在的理由。另一个例子是男性和女性恋人之间的接吻。亲吻需要两个嘴的碰撞和摩擦,这是前提。但这绝对不是建立接吻的原因。

前提是感性和经验,其原因是抽象的和超验的。因此,人们往往会混淆两者甚至使用前提作为理由。这是哲学中的一个大错误。

可以看出,捍卫哲学的“理由”是哲学的本质和人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