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世纪阿拉伯人的困境,家乡皆是外族军队,不再吹嘘祖先的功绩

电影资讯 浏览(1601)

   16:58:00 昭武观史

  从公元九世纪末期开始,阿拔斯王朝开始衰落,巴格达的哈里发已经名存实亡,成为了被突厥近卫军长官玩弄的傀儡。随着塞尔柱帝国的建立,塞尔柱帝国的军队开始进入阿拉伯各地驻扎,而这些曾为阿拉伯人服务的突厥人也开始越来越瞧不起自己的主人了,阿拉伯人陷入了武力衰弱的困境,这一困境在十二世纪表现的最为突出。

  

  阿拉伯帝国的古拉姆近卫军

  在倭马亚王朝和阿拔斯王朝建立初期,阿拉伯人也曾名将辈出,但是到了十二世纪,阿拉伯人生活的土地上已经没有属于自己的军队,后来随着法蒂玛王朝的灭亡,阿拉伯人建立的国家只剩下伊比利亚半岛上的一些酋长国,而这些小国家也已经摇摇欲坠。

  在十二世纪的时候,从大马士革至巴格达,城内驻扎的军队皆来自于中亚的突厥人。而地中海东岸的巴勒斯坦地区,随着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爆发,这些土地被十字军占领了近一个世纪,阿拉伯人无力收复圣城耶路撒冷,只能祈求突厥军队帮他们打败十字军。

  

  十字军东征

  那些因为古拉姆制度而来到阿拉伯世界的突厥人,对待自己曾经的主人并不友好,巴格达的哈里发已经成为他们随意摆弄的玩物,哈里发稍有不慎就会被突厥将领处死。而那些阿拉伯平民,地位也开始直线下降,崇尚武力的突厥人认为阿拉伯人根本不适合打仗,他们严禁阿拉伯人穿戴盔甲和持有武器,甚至一些地区都不允许阿拉伯人骑马。

  可是当十字军浩浩荡荡的杀过来之后,那些曾经骄横的突厥人却未能阻挡住十字军,导致十字军对阿拉伯人的聚集地进行蹂躏,十字军的屠杀和掠夺将阿拉伯世界搞得民不聊生。突厥人没有担负起守土有责的职责,而阿拉伯人自己又没有像样的军队,使那个阶段的阿拉伯人陷入了一种非常悲剧的困境,使他们的民族性格也发生了改变。

  

  十字军攻陷耶路撒冷

  从十二世纪的文学作品中,我们也能看出当时阿拉伯人的心理变化,在此之前,阿拉伯人特别喜欢吹嘘自己祖先的功绩,在叙述一位阿拉伯人的生平时,他们总喜欢先讲述一下自己祖先扩张阿拉伯帝国时的事迹,以此来表明自己是“贵族”之家,祖上都是为阿拉伯帝国立下赫赫战功的将士们。

  可是当突厥人和十字军进入阿拉伯世界后,他们便不在吹嘘自己祖先的故或光辉往事,许是年代已经太久远了,或许是他们觉得自己有愧于自己的祖先。因此在那段时期,没有建立自己军队的阿拉伯人开始将心灵寄托于宗教,使那个时代的阿拉伯世界,形成了阿拉伯人念经、波斯人主政、突厥人参军的局面。

  

  十字军向萨拉丁投降

  到了十二世纪末期,阿拉伯世界涌现出许多反抗十字军的名将,例如鹰王赞吉和努尔丁,但是他们都不是阿拉伯人,就连后来收复耶路撒冷的萨拉丁也是一位库尔德人。不过萨拉丁的出现却让阿拉伯人看到了希望,仁慈的萨拉丁对阿拉伯人一视同仁,并不像起初的突厥人那样歧视他们。

  后来正如八世纪学者预言的一样:“阿拉伯人终将被突厥人赶回沙漠”。后来随着萨拉丁的去世,马穆鲁克人又掌控了阿拉伯世界的权力,当蒙古人浩浩荡荡的杀向西亚的时候,马穆鲁克人充当了阿拉伯世界的保护神,使蒙古人未能统治叙利亚和埃及地区,正是因为这次事件,也使阿拉伯人开始重新看待突厥人。

  从公元九世纪末期开始,阿拔斯王朝开始衰落,巴格达的哈里发已经名存实亡,成为了被突厥近卫军长官玩弄的傀儡。随着塞尔柱帝国的建立,塞尔柱帝国的军队开始进入阿拉伯各地驻扎,而这些曾为阿拉伯人服务的突厥人也开始越来越瞧不起自己的主人了,阿拉伯人陷入了武力衰弱的困境,这一困境在十二世纪表现的最为突出。

  

  阿拉伯帝国的古拉姆近卫军

  在倭马亚王朝和阿拔斯王朝建立初期,阿拉伯人也曾名将辈出,但是到了十二世纪,阿拉伯人生活的土地上已经没有属于自己的军队,后来随着法蒂玛王朝的灭亡,阿拉伯人建立的国家只剩下伊比利亚半岛上的一些酋长国,而这些小国家也已经摇摇欲坠。

  在十二世纪的时候,从大马士革至巴格达,城内驻扎的军队皆来自于中亚的突厥人。而地中海东岸的巴勒斯坦地区,随着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爆发,这些土地被十字军占领了近一个世纪,阿拉伯人无力收复圣城耶路撒冷,只能祈求突厥军队帮他们打败十字军。

  

  十字军东征

  那些因为古拉姆制度而来到阿拉伯世界的突厥人,对待自己曾经的主人并不友好,巴格达的哈里发已经成为他们随意摆弄的玩物,哈里发稍有不慎就会被突厥将领处死。而那些阿拉伯平民,地位也开始直线下降,崇尚武力的突厥人认为阿拉伯人根本不适合打仗,他们严禁阿拉伯人穿戴盔甲和持有武器,甚至一些地区都不允许阿拉伯人骑马。

  可是当十字军浩浩荡荡的杀过来之后,那些曾经骄横的突厥人却未能阻挡住十字军,导致十字军对阿拉伯人的聚集地进行蹂躏,十字军的屠杀和掠夺将阿拉伯世界搞得民不聊生。突厥人没有担负起守土有责的职责,而阿拉伯人自己又没有像样的军队,使那个阶段的阿拉伯人陷入了一种非常悲剧的困境,使他们的民族性格也发生了改变。

  

  十字军攻陷耶路撒冷

  从十二世纪的文学作品中,我们也能看出当时阿拉伯人的心理变化,在此之前,阿拉伯人特别喜欢吹嘘自己祖先的功绩,在叙述一位阿拉伯人的生平时,他们总喜欢先讲述一下自己祖先扩张阿拉伯帝国时的事迹,以此来表明自己是“贵族”之家,祖上都是为阿拉伯帝国立下赫赫战功的将士们。

  可是当突厥人和十字军进入阿拉伯世界后,他们便不在吹嘘自己祖先的故或光辉往事,许是年代已经太久远了,或许是他们觉得自己有愧于自己的祖先。因此在那段时期,没有建立自己军队的阿拉伯人开始将心灵寄托于宗教,使那个时代的阿拉伯世界,形成了阿拉伯人念经、波斯人主政、突厥人参军的局面。

  

  十字军向萨拉丁投降

  到了十二世纪末期,阿拉伯世界涌现出许多反抗十字军的名将,例如鹰王赞吉和努尔丁,但是他们都不是阿拉伯人,就连后来收复耶路撒冷的萨拉丁也是一位库尔德人。不过萨拉丁的出现却让阿拉伯人看到了希望,仁慈的萨拉丁对阿拉伯人一视同仁,并不像起初的突厥人那样歧视他们。

  后来正如八世纪学者预言的一样:“阿拉伯人终将被突厥人赶回沙漠”。后来随着萨拉丁的去世,马穆鲁克人又掌控了阿拉伯世界的权力,当蒙古人浩浩荡荡的杀向西亚的时候,马穆鲁克人充当了阿拉伯世界的保护神,使蒙古人未能统治叙利亚和埃及地区,正是因为这次事件,也使阿拉伯人开始重新看待突厥人。

达到当天最大量